《歌聲的翅膀》:中國歌舞片展翅飛翔
2019-12-25 15:08:27      來源:光明日報

歌舞片是電影創作的一個重要類型,同時也是一個創作難度非常高的類型。從中國電影市場來看,歌舞片創作整體上數量少,且缺乏成功的個案。在此背景下,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組織策劃、天山電影制片廠創作拍攝的歌舞片《歌聲的翅膀》,其藝術探索頗值得關注。該片以撲面而來的民族特色、精彩紛呈的歌舞呈現、別具匠心的敘事策略、正大宏闊的價值追求、沁人心脾的新疆大美,在中國歌舞片創作路徑上進行了開拓。

《歌聲的翅膀》講述了江寒、迪力夏提、加爾肯三個年輕人組成的石榴籽樂隊,在一次重要的音樂比賽中進入了復賽。而江寒認為自己的音樂走入了死胡同,看不到希望。江寒為了在音樂上尋求突破放棄比賽,不惜與迪力夏提、加爾肯和自己的女朋友決裂而深入新疆各地采風。最終,他們理解了江寒而一起走上采風之路,在靠近故鄉、貼近大地、親近傳統的過程中,激活了自己的藝術靈感。在該片中,如何在歌舞的串聯中保持一個完整的敘事鏈條和藝術邏輯,對創作者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歌聲的翅膀》實則構建起了“形散而神不散”的敘事鏈條,使全片既可進行自由的閃轉騰挪,讓“歌聲的翅膀”可以自由“飛翔”;又保持了清晰的敘事線,讓“歌聲的翅膀”保持著可見可感的“飛翔”軌跡。事實上,其敘事難度高在江寒和他的朋友們的故事處于一個遼闊的空間和具有縱深感的時間。從空間和時間兩個維度看,《歌聲的翅膀》主創以“尋”為主線,很好地克服了可能的“散”“亂”。在片中,江寒和朋友們的采風是一次尋訪、尋找之旅,故事就可以依據他們尋訪、尋找所涉及的空間和時間來自由調度、靈活銜接,凸顯了重返大地、重回故鄉、重歸歷史、重溫初心的“神”,做到了“形散而神不散”。片中還通過女主播晴朗這個角色的巧妙設置,通過當下十分熱門的互聯網直播的方式,打通了新疆地理空間與互聯網空間、外部空間的聯系,從而拓展了全面的表現空間。而江寒和他的朋友們的尋找,暗合了每一個人其實都在尋找自己精神家園的心路歷程,從而埋下了引發觀眾強烈情感共鳴的伏筆。

歌舞片的另一個挑戰是如何處理好歌舞與敘事之間的關系。一般情況下,只有當歌舞成為敘事的有機組成部分,歌舞才能成為敘事的動力,歌舞才能情節化、敘事化,才不突兀、不生硬?!陡梟某嵐頡分幸還渤氏至稅聳贅棖?、四組大歌舞、兩段音樂劇,這些歌舞都符合劇情發展邏輯,對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主題思想的深化、藝術效果的增強,都起到很好的促進作用。在民族歌舞之外,《歌聲的翅膀》還在喀什高臺民居設置了一場街舞大戲。迪力夏提的叔叔成為這場大戲的靈魂人物。這個當年的街舞高手放飛鴿群,邀請各族街舞高手從城市的四面八方而來,跳起了世界風、現代風、時尚風的街舞、民族舞。為他們的激情舞蹈伴奏的則是打鐵的、釘馬掌的、做籮筐的等等。這場大戲設計精彩、調度從容、效果強烈,充分展現了新疆各族人民嶄新的精神面貌和文化活力。

新疆電影的一個天然使命就是對民族團結的藝術表現。與天山電影制片廠此前的電影創作一樣,《歌聲的翅膀》依然傾情著力于民族團結,對民族團結的呈現依然表現出高水準的藝術智慧和創造性,同時又具有新鮮的特色。通過對各民族歌舞特別是民間歌舞的濃墨重彩的光影書寫,新疆各民族燦爛的文化傳統、新疆各族人民樂享文化的美好生活得到充滿感染力、親和力的展現;江寒的老師李明亮與赤腳醫生李曉娜的愛情故事、江寒父親戍邊守國的歷史,既有強烈的情感濃度,也通過進山為各族同胞巡診失蹤的李曉娜、在帕米爾高原這樣一個多民族地區守護邊境的江寒父親的形象,敘說了民族團結的優良傳統。

在中國歌舞片的創作實踐中,《歌聲的翅膀》的“飛翔”姿態值得觀察和揣摩。總之,期待能有更多的中國歌舞片能夠“展翅飛翔”。(光明日報 作者康偉)


編輯:李麗朱 責任編輯:錢嘉榀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